辣鸡吊车尾同人写手,六年级文笔,清水年更选手,坑超多,慎慎慎

【索香】绿藻失忆了(1)

- 架空,双向暗恋狗血梗,超级ooc ooc ooc

- 应该更个两三次就能写完,其实就想开个车(。


***


  1.

  索隆失忆了。

  

  2.

  当所有人紧张兮兮地赶到医院时,当事人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看起来跟平常没有任何区别,除了脑袋上被缠了绷带以外。

  路飞随手抓过一个路过的一声,劈头盖脸就问:“喂,索隆怎么了!”

  被突然牵连一无所知的无关医生:“这不是我的病人,你要找他的主治医生。”

  “啊,是吗?”路飞放过医生,注意力转到依然睡得不省人事的当事人身上,打算直接找病人问清楚。

  娜美这头在跟无辜被牵连的医生道歉,那头看见路飞就要整个人扑到索隆身上,一声令下:“山治,乌索普,拦住他!”

  “我知道了……诶诶诶!为什么是我?”

  “是的~娜美小姐~~”

  扭成麻花的圈圈眉和一脸不情愿但碍于魔女淫威的长鼻子一左一右抓住已经不受控的好友,阻止他真的扑到索隆身上让病人伤上加伤。路飞不依不饶,嚷着要让给索隆“特效药”——不知道他从哪里掏出来的肉和酒。娜美一脸歉意地送走了医生,被身后的嘈杂声搞得一个头两个大,回头就要训斥,忽然发现了刚刚还闭眼躺着的病人,已经睁开了眼,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们。

  娜美惊呼:“索隆,你醒了!”

  路飞和乌索普齐齐举手欢呼:“索隆!”

  山治嫌弃地撇嘴:“还真是野生动物啊,居然死不掉。”

  事件中心索隆皱了皱眉,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他开口,问:“你们是谁?”

  

  “就是这样……”索隆的主治医师,路飞的邻居,这几人共同的校友,特拉法尔加·罗合上手中的病历本,“索隆当家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但是他不记得任何东西,包括自己的名字。”

  “欸……!!”

  娜美首先反应过来:“那,他的记忆会恢复吗?”她惊恐地抱着脸,“索隆还欠我的钱呢!”

  乌索普吐槽:“这才是重点吗!?”

  “不好说,可能是长期的,也可能是短期的。你们多带他去熟悉的地方走走,说不定就都想起来了。”罗看了眼坐在床上仿佛没事人一样的患者本患,问了个关键问题,“既然没什么事,就别占着床位,你们谁把他带走?”

  “带走……是?”

  “出院。”罗丝毫不怜悯学弟的情况,“除了想不起事情,能跑能跳的人不要在这里浪费医疗资源。”

  讨论中心人物索隆总算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一把翻身下床,动作流畅得完全不像一个病人。他双手抱胸,望着面前几个陌生的好友,问:“可以出院了是吧?我住哪?”

  众人不约而同地望向同一处,目光落在一直站在最后头,一声不吭的金发男子身上。

  罗别过头,低声道:“看来是有结论了。”

  “也只能是这样了。”乌索普附和着点点头。

  娜美无奈地叹了口气:“除了他还能有谁呢。”

  “嗯嗯!”路飞不明所以地跟着其他人,用力地点了两下头。

  听着一番云里雾里的对话,索隆暴怒:“说人话!谁带我走!”

  “他!”

  索隆顺着众人的手指方向看去,就见所有人,都齐刷刷地指着其中一个人——一个索隆压根没想起名字的男人。

  

  3.

  “啊,为什么要我照顾一个绿藻植物啊!”

  被罗开车打包一起丢回公寓的两个人,现在正站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山治愤愤不满地点了一根烟,用力吸了一口,瞪了索隆一眼:“你听好了,绿藻头!要不是善良的娜美小姐请求我把你带走,我一定把你扔在外面让你自己光合作用自生自灭!”

  “啧,奇怪的圈圈眉。”

  索隆没有理会山治的不满,作为一名失忆患者,他理所当然对这个环境没有一点印象。房子是普通的房子,没有什么特别,就是干净整洁,有一个特别大的厨房,里面的厨具一应俱全。餐厅有一面墙的酒柜,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索隆一看到这面墙,就双眼一亮。

  “等等,绿藻头。”山治眼疾手快地拉住本能找酒的索隆,“真的是满脑子只有刀和酒。”

  “干嘛,圈圈眉?”

  山治吐了一口烟,说:“那墙酒不是给你随便喝的,老子给你什么酒你就喝什么酒。”

  “哈?”

  “还有,在这里住,你要遵守三条规定。”

  “那是什么?”

  不理会索隆的一脸嫌弃,山治自顾自地说下去:“第一,不能进厨房;第二,不能进我的房间;第三,不能带别人回来。”山治想了想,怕这绿藻脑子没听懂,补充一句,“除了美丽的娜美小姐和路飞那群家伙外,不准带其他人回来。”

  这些规定倒是不难遵守,索隆想了想,觉得没什么问题,应道:“哦。”

  “最后,你的房间在这里。”

  索隆跟着山治走到最近的一个房间,往里看了眼。只见里头乱糟糟的散落了一地的健身器材,仿佛一个小型健身房。角落的床上堆放着被褥,但看起来像是有一段时间没有人睡过。

  索隆想,这里应该就是一间空置的客房,刚好就让他用了。确实没想到,山治的下一句话让他对自己的想法产生了怀疑:“洗澡间衣篓的脏衣服赶紧洗了,已经堆了两天了。一股臭绿藻味。”

  “哈?为什么要我洗?”

  山治嫌弃地看着他:“你的衣服,难道我洗?”

  “我的衣服?”

  “不然呢?”

  “为什么我会有衣服在这里?”

  “你住这里啊。”

  “我住……嗯?”话说到这里,索隆有些懵了,“我就住这里?那你呢?”

  “我也住这里。”山治瞥了一眼索隆,“我们住一起。”

  

  “啊啦?原来山治君没跟你说清楚吗?你们以前就一起住了,算是室友吧。”

  为了庆祝索隆出院,晚上娜美一群人带着食材来到了两人的家中。山治正在厨房里忙碌,路飞和乌索普则在客厅中打游戏。娜美帮山治打打下手,顺便充当一下临时讲解员为还没弄清状况的索隆解解惑。

  “我们几个呢,是同一所大学的,不同专业的校友。会认识完全是因为路飞啦,对了,你的主治医生,特拉法尔加·罗,也是我们的校友。等一会儿还有几个人要来,大家都很熟。”娜美想了想,“你和山治君是毕业以后就一起住的,有两三年了吧。”

  “嘁。”在厨房里听着两人说话的山治哼了一声,“娜美小姐别浪费精力,绿藻头的脑容量消耗不了这么多信息。”

  索隆自动忽略山治的阴阳怪气,喝了一口酒,又问:“我现在是做什么的?”

  “民间保镖。”娜美笑了起来,“同时还是一个业余的剑道教练,休息的时候会在道场教附近的孩子剑道。哦对了,鹰眼知道你的事吗?不知道要赶紧告诉他才行。”

  “别担心娜美小姐。”山治解决了娜美的担忧,“我已经让臭老头去告诉鹰眼了。”

  “是吗,那就没关系了。

  两人的对话让对现状一无所知的索隆皱起了眉头,事关自己,他还是得弄清楚自己周边的人际关系:“鹰眼是谁?”

  “鹰眼就是米霍克,你兼职工作的道场老板。”娜美想了想,“哦,他还是你的养父。”

  “哈?”

  索隆的反应在娜美的意料之中,她压根不打算给索隆解释清楚:“大概情况就是这样,我知道你理解不了。你不用理解,记住就行。”

  关系说复杂也不复杂,但是对于一个没有记忆的人来说,确实有些混乱。好在索隆不是一个会纠结过去的人,现在他的处境看起来并不坏,所以他也不打算深究。白天罗也说了,这失忆的情况指不定会持续多久,说不定明天就会自己好了。

  厨房里传出一阵又一阵的香气,路飞已经被香气勾走了魂,连游戏也不要了,直接扑到厨房:“好香!山治,什么时候能吃饭啊。”

  “马上就好,你们坐好等着。”

  娜美帮山治摆好菜肴,同时制止路飞的偷吃行为。乌索普滔滔不绝地开始讲起今天发生的故事,惹得路飞哈哈直笑。索隆看着这群陌生,又带着亲切的朋友,目光缓缓落在正在厨房忙碌的背影上。

  难怪在医院时,所有人一致同意让这个圈圈眉把自己带走,原来他们本来就是同住的关系。只是看他的房间,索隆又有点奇怪。那房间看起来像是有段时间没人睡过,毕竟床上都堆了好些衣服,总不能是自己睡觉的时候连床都不收拾直接躺下睡吧?

  如果自己不是睡那里的,那以前住在这里的自己,都是睡的哪里?


tbc

评论(7)
热度(261)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咕咕精老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