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鸡吊车尾同人写手,六年级文笔,清水年更选手,坑超多,慎慎慎

【索香】绿藻失忆了(2)

- 架空,双向暗恋狗血梗,超级ooc ooc ooc

- 感觉有点啰嗦了


***


4.

  一群人玩到三更半夜才宣告结束。

  失忆的第一天,索隆一点也没有不适应的感觉——不,应该说他的朋友们压根没给他机会去重新适应。他们完全没把索隆看成是病人,庆祝索隆出院仿佛只是一个他们开宴会的借口而已。是谁压根无所谓,只要有机会能开宴会就可以了。

  索隆觉得舒服爽快极了。

  结束的时候,路飞和乌索普醉成一团还舍不得离开,两个人四只手,一人抱着山治的腿,一人抱着山治的腰,左右各一个,就是不肯离开。山治嘴里嫌弃他们嫌弃得要死,身体却很诚实,一点没有甩开他们的意思。最后还是娜美一人赏了一拳头,然后把他们分别交给不同的人带回他们的窝。

  女士们保持着必要的清醒,毕竟在场男士几乎都是笨蛋,需要有人收拾残局。她们想要帮山治收拾一下房子,却被山治拦在一旁。索隆有理由相信,要不是弗兰奇和布鲁克还是清醒的,山治甚至会当起护花使者,将女士们送回住处。

  好色厨子。

  索隆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顺利送走了所有人,山治看着一片狼藉客厅和厨房,轻声叹了一口气。他点了根烟,坐在沙发上,伸直了双腿,稍微伸展一下今晚运动过度的四肢,缓解缓解长时间站立带来的酸痛。

  这样的场景山治早已经习惯了,虽然累,但也快乐。路飞他们确实是惹祸精,但是他们会不断地给身边人带来快乐。

  索隆走到山治面前,手里拿着一杯水:“喝了吧。”

  山治瞥了他一眼,接了过来,一口气喝完了一杯水:“谢啦。”

  “嗯……”

  索隆不知该怎么回答,他想不起以前他们在这个时候会怎么相处。看路飞他们对这里的熟悉程度,以前他们一定经常在这里干同样的事。有路飞他们在,索隆可以很自然地融入,不需要特别去想应该怎么做。可是,当他和山治独立相处时,那种让人不适的陌生感就回来了。

  他应该说些什么?

  在刚才的宴会中,他注意到,山治是一直游离在外的一个人。也许说游离在外不太正确,但他绝对是所有人中最忙碌的一个人。为了满足路飞无底洞一样的胃,为了照顾女士们的心情,为了让宴会随时都能有最新鲜最美味的菜肴,如果不是路飞他们把他喊上,绝大部分时候,他都在厨房里忙碌。厨房里的香气一直不断,咕咚咕咚的沸腾声,菜刀与砧板敲击的哒哒声,热油炸裂的滋啦声混合在一起,组成了独属于厨房的奏鸣曲。

  山治喝了水,干涩的喉咙总算缓解了一些。他抽完最后一口烟,他把烟蒂摁熄在烟灰缸中,起来挽起袖子,准备收拾战场。眼看索隆还站在一旁不动,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从房间里找出一套睡衣丢给对方:“臭绿藻,赶紧去洗澡。在医院都没洗吧,人都要馊了成腌绿藻了。”

  索隆难得没有反驳,顺着山治的意乖乖进了浴室洗漱。大概真的是有些脏了,索隆洗了好些时间,出来的时候,山治的收拾工作已经进入了尾声。

  余光瞥见索隆从浴室出来,山治说:“今天的酒已经超量了,晚上没有酒了。”没有听到想象之中的反驳和拒绝,山治有些疑惑,转头却发现索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自己身后,差点把他吓得跳起来。

  “卧槽绿藻头,你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

  索隆没有回答,他环顾一圈已经被收拾得干净如新的厨房,皱了皱眉:“你动作真快。”

  “哈?”山治没听懂索隆的意思,看索隆一直看着厨房,才明白索隆说的是什么:“收习惯了,而且我还有很多帮手。”

  “帮手?”

  山治拍了拍水槽下的洗碗机:“现代发明是个好帮手。”

  索隆不置可否。

  他凝视着面前的男人,与他一般高,身材与自己比起来是要瘦弱一些,但也能看出,那是一副健康优美的身躯。金发挡住了一边的眼睛,显眼得很。最有意思的是他的眉毛,在眉心处卷出了一个漩涡。

  注意到索隆的目光,山治觉得有些奇怪:“干嘛?看着我做什么?”

  索隆收回眼神:“没什么。”

  山治倒是记着面前人今天才刚刚出院的事实,开始把人赶进去房间休息:“行了,绿藻头,你赶紧进房间睡吧。刚刚才出院,别用脑过度出院又要二次入厂维修。罗说,你得多休息。”

  被山治推着进房间,索隆才发现,房间已经焕然一新,早不是一开始看见的杂乱状态。

  “你房间快没法睡人,我只能收拾一下。”山治别过头,“先说好,你的丑衣服我都没洗,全都丢进衣柜里了,你别在我的房子里养虫子,明天赶紧收拾。”

  说罢,也不等索隆反应,速速离开,顺带关上了门。

  行吧。索隆想,反正睡哪不是睡?他干脆躺在床上,关了灯,闭上了眼。

  黑暗中,没有了视力,听觉便变得更加敏锐。他能听到山治在外头走动的声音,听到他进入浴室洗漱的声音。没过多久,就是他汲着拖鞋进了旁边房间的声音。之后,整个房间终于安静了下来。

  然而索隆却越来越清醒。

  身下的床硌得慌,他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这里不是自己该睡的地方。他寻思这不对,医院那张满满消毒药水味道的床他都能睡过去,怎么回到了这里,他就睡不着呢?

  翻来覆去间,他能听到一墙之隔的山治的咳嗽声,很快声音便归于无。他想,应该是圈圈眉已经睡过去了。他越想越不对劲,干脆翻身起来,坐在床边思考人生。

  总不该是这个房间不是他的,是圈圈眉趁着他不记得,所以把他的房间换了吧?

  那家伙,像是会做这么无聊的事的人吗?

  坐着猜总不是办法,索隆起身,还不如直接去验证,看究竟是不是睡错了床。想罢,他开门出去,直奔山治的房间。此时的索隆,已经完全忘记了白天他和山治的三条约定,在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间里,他已经准备打破第二条约定。

  不准进厨房——刚刚索隆已经打破了。

  不准进山治的房间——这是他现在准备打破的。

  管他呢!


评论(8)
热度(233)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咕咕精老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