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鸡吊车尾同人写手,六年级文笔,清水年更选手,坑超多,慎慎慎

【光时】宿醉醒来发现和前男友躺在同一张床上(5)

※ 时光代理人,无超能力普通人,破镜重圆轻喜剧,随便写写

※ OOC OOC OOC,老套狗血傻白不甜,最重要的事情说N遍

※ 复健,更得很慢,没有大纲,狗血文笔差,看之前请慎重

※ 入坑前请看置顶,今天顾着看比赛了,都忘记要更新了


***


乔苓回到家的时候,发现程小时正坐在他家客厅陪自家老爸看电视。乔爸爸听到开门声,转过头瞧见自家闺女回来了,笑道:“回来啦,闺女。”

“嗯,我回来了。”乔苓换了鞋进屋,看了眼程小时,说,“程小时,你又来蹭饭了?”

程小时没有回答,倒是乔爸爸抢先开口:“是我让小时过来的,你妈出去旅游了,你又说不回来吃饭,我就叫小时上来陪我吃饭了。”说着,乔爸爸站起来,又往厨房去,“我今晚煲了汤,你喝一碗。”

“好。”乔苓回答着,一屁股坐在乔爸爸的位置上。程小时就坐在旁边,看也没看乔苓一眼,拿起手机就开始刷朋友圈。

 

就算乔苓什么也没说,程小时也猜到,今晚她的饭局对象究竟是谁。

前天从酒店回来以后,也不知乔苓是不是多了个心眼,没怎么在他面前提起陆光。这也顺了他的意,眼不见为净,就当那天晚上做了一场噩梦得了。他自知不可能让乔苓和陆光断了联系,所以,今天收到乔爸爸的电话时,程小时就猜到了今晚乔苓究竟去赴谁的局。

说是去见一个刚回国的老朋友……程小时暗暗吐槽,就差把陆光的名字刻在话里面了。

 

乔苓换了一个台,把纪录片换成了电视剧。电视里播放起一对男女吵架的画面——男女主之间大概是有什么误会,在屋子里争吵。女主角反手给了男主角一个耳光,摔门而去。

程小时瞥了电视一眼,不知怎么的,忽然想起了以前的事。他垂下眼,让目光再次回到手机上,嘴巴里嘟囔了一句:“怎么现在还是这种情节。”

乔苓听了这话,耸耸肩:“肥皂剧还能搞出什么新意?”

要是在平常,这样的对话经常发生。他们两人太熟了,相处起来就像是亲生姐弟,就算坐在一起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但是今天,程小时也想不懂为什么,他总觉得乔苓在打量自己,转头看她又会发现她的注意力压根不在自己身上。他如坐针毡,好像乔苓下一秒就会扑过来,追问一些他没想过要如何回答的问题。

还是走吧。

“我回去了。”他起来,背起包,没等乔苓回应,就快步走到厨房门口跟乔爸爸道别,“叔叔,我先回去了。”

乔爸爸赶紧出来,拦着他:“等会儿小时,今天的菜还剩了不少,你带回去,明天中午就不用点外卖了。汤我也给你装点,乔苓喝不了这么多,放着也是浪费。你先坐会儿,我装好了拿给你。”

说完,乔爸爸又一头钻进厨房忙碌去了,没给程小时留拒绝的机会。程小时叹了口气,只能又坐回到乔苓旁边,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上的女主角伏在男二的肩膀上痛哭流涕。

乔苓的目光终于从电视剧移到程小时身上,她看着程小时,说:“今天我去见陆光了。”

意料之中的事,但尽管是意料之中,程小时听到这话时,心跳还是免不了顿了一下。他觉得自己应该看起来若无其事,说:“嗯,我猜到了。”

“你不想见他吗?”乔苓问,“毕竟以前我们关系这么好,他回国,我们也应该和他叙叙旧。”

“有你就够了。”程小时声音平静,“我最近很忙,估计也空不出时间叙旧。”

“陆光都跟我说了……”

乔苓的话,像是一颗炸弹,猛地炸碎了程小时伪装出来的冷静。他咻地一下站起来,双眼直瞪着乔苓:“他跟你说什么了?”

程小时的声音猛地拔高,惊动了正在厨房忙碌的乔爸爸。乔爸爸疑惑地在厨房喊道:“小时,怎么了?”

“没什么,程小时犯病了而已。”回应的是乔苓,一句话打回了乔爸爸的关心,“爸,我还想吃鸡蛋,帮我煎两个呗。”

“你这孩子,晚饭没吃饱吗?等会儿,我给你热点菜一起吃。”

厨房里的长辈忙碌了起来,无暇理会客厅里的两个小年轻。乔苓优哉游哉地提高了点电视机的音量,让电视剧的声音掩盖住两人的谈话声。

面对程小时咄咄逼人的眼神,乔苓一点也不慌。她坐在原处,盯着面前的竹马:“这话我还想问你们呢,是不是我不问,你们就打算一直瞒着我你们在一起的事?”

“我……”乔苓这话一说,程小时先泄了气。不论怎么说,这事是他们瞒着乔苓在先,乔苓知道了,会生气也是无可厚非。

“噢不对,应该说曾经在一起。”乔苓双手抱胸,“程小时,你和陆光可真会瞒,连我都瞒着,你们有没有把我当朋友?还说怕我知道了会接受不了?你们把我乔苓当什么了?”

一连串的反问,直接把程小时问哑了火。程小时别过头,坐下,低声说:“也不是故意瞒你,只是不知道要怎么说。”

这事要开口,真不好开口。那时候他们还小,做事情不果断,犹犹豫豫瞻前顾后的,就失了最佳的说明时机。后来想着,反正两人相处起来跟平常也没什么区别,干脆就不说吧,万一以后分开了还不用费心思到处解释。

没想到一语成箴,后来确实已经没有了说明的必要。

乔苓见程小时这副模样,叹了一口气。她没有质问程小时的意思,只是和陆光聊完回来,她心里憋得慌,一见程小时就怎么也憋不住了。

大家认识这么久,彼此知根知底。如果说当年乔苓一点感觉也没有,那必定是假话。两个正在谈恋爱的人,彼此之间总会散出一些无法隐藏的暧昧。可能是乔苓太过信任他们之间的兄弟之情,也可能是自己无意忽略,现在回想起来,这两个人的表演明明拙劣得很,自己怎么就能被骗过呢。

“陆光没说什么,只是告诉我,你们曾经在一起五年,现在已经分开了。”乔苓凝视着面前的大男孩,“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关系,都过去这么久了,有什么恩恩怨怨就不能放下吗?”

程小时看向乔苓:“他有没有说我们为什么会分开?”

乔苓摇摇头:“陆光只说,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

所以,耿耿于怀的只有自己咯?

 

刚分手那一阵子,程小时一度想不明白,为什么陆光会提出分手。他们之间向来是小吵不断,但很快会和好。以前不论吵架吵到哪种程度,程小时都没有说出过“分手”两个字。那时候,他觉得陆光喜欢他喜欢得要命,更加舍不得放弃自己。仗着陆光的包容,他有的是资本作。

直到陆光说分开。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被爱的总是有恃无恐。

但程小时一向是个很会自我调节的人,一个陆光,短短五年,在他的生命里只占了很小很小的一部分,他犯不着为了一个已经变成曾经的人茶饭不思。所以他很快振作起来,换了一份要跟人打交道的工作,找了新房子搬出去,一切重新开始。

他还年轻得很,有试错的资本。这个人错了,那就换一个,总会试到对的人。

然后,两年过去了,他的事业有了起色,他存了一笔钱,大概再努力一下就够交一笔首付了。他的生活被工作充实,每日忙得昏天暗地。除了他的感情,两年来依然是空白。

 

陆光的一句“过去了”,忽然让程小时明白过来。

陆光已经“过去了”,可他还没有——或许只差一步,再往前走一步,他也能轻松地说出“过去了”三个字,但至少现在,他还不行。

 

见程小时没有说话,乔苓还想说什么。可余光看见乔爸爸捧着两个饭盒从厨房出来,她只得把话吞回去,只把最后一句话带到:“陆光这次回来,会留下来。”

程小时听了,抿了抿唇。乔爸爸适时出现,把装好的饭盒递给程小时:“小时,来,都给你装好了。回去放在冰箱了,明天带去公司热一热就能吃。”

“好。”程小时忙不迭接过,连包都不背了,拎起就走,“叔叔,我先回去了。”

说完,逃也似地离开了乔苓的家。

乔爸爸看着程小时飞也似地离开,一头雾水:“怎么了?小时有事情吗?走这么快。”

乔苓把电视声音降下来,摇摇头:“谁知道呢,可能怕有人在后面追他吧。”


tbc

评论(8)
热度(542)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咕咕精老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