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鸡吊车尾同人写手,六年级文笔,清水年更选手,坑超多,慎慎慎

【索香】绿藻失忆了(3)

- 架空,双向暗恋狗血梗,超级ooc ooc ooc

- 太ooc了,卡得厉害


***


5.


索隆从医院回来的第一个晚上,山治失眠了。

对于索隆进厂维修这事,山治已经习以为常。毕竟索隆的职业,总少不了磕磕碰碰。可这一次,是索隆伤得最重的一次,伤的不是别的地方,是脑袋。索隆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谁知道会不会还有哪个伤处没检查出来呢?

不是山治信不过罗,只是没想到索隆也会有伤重的一天。山治向来不担心索隆的身手,毕竟比起索隆受伤,山治更多的是要担心索隆把别人打得太伤自己要去警局捞人的问题。

这次真的是出乎他的意料。

索隆不知道的是,在他醒过来之前,他已经在医院里昏睡了四天。他的身体恢复得很快,但是他的意识却回不来。

山治白天在巴拉蒂忙碌,晚上总会去看索隆。他担心这个绿藻头醒了没有吃的,总会在巴拉蒂做好菜肴带去医院。当然,那四天索隆都没吃上,山治顺理成章拿着美食向护士们献殷勤了。那几日值班的护士看到山治都特别高兴,毕竟每晚都会有一名英俊绅士的男士送来美味的宵夜,谁不喜欢呢?

终于,在第五天,他还没来得及去送宵夜,就得到了索隆醒来的消息。

 

人是没啥问题,就是什么都不记得。

山治在黑暗中睁着一双眼,想起刚才宴会中,索隆自然融入团体的场景。当所有人都在时,他们一切如常,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可是,当只有他们两人独处时,问题就来了。

尴尬,满满的都是沉默的尴尬。

山治有些疑惑了,以前他们究竟是怎么相处的?他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以前,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他们会做什么?

 

然而山治还没开始回想,房间门先一步被打开。

山治听到声音,猛地坐起来。窗外的月光照进房间,昏暗中,山治看到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索隆打开门看见山治坐起来,被吓了一跳:“什么,你还没睡啊?”

山治皱起眉:“你来干什么?我说过,不能进我的房间。”

索隆仿佛没听到,径直进门把门掩上。黑暗中他看不清楚房间的布置,只能看到床的位置:“我来试试床。”

“什么?”

山治还没拒绝,索隆三两步走到床边,不顾山治直接在床边躺下。一躺下去,就是舒适又熟悉的触感,他满足地长叹一声:“果然这里才是我的床。”

山治暴怒,不顾索隆是否还有伤在身,一把把索隆踹下床:“混蛋绿藻头,这是我的床!”

“疼疼疼……”索隆撑着头坐起来,“圈圈眉你干什么!?”

山治坐在床边,双手抱胸:“这是我的房间,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这里才是我的房间吧!隔壁的床我睡不惯,这张床一定是我的,我认得它!”

“哈?你这个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的人,还能认得床?”山治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个白痴绿藻,认得的是床还是……”

声音戛然而止,山治忽然什么也不说了。索隆没听到声,也忘了生气,疑惑地抬起头看向面前的男人。黑暗中索隆什么也看不清,只是觉得眼前的山治应该是低着头——或者是别过头——反正,不论是哪个动作,都不可能让索隆看得到山治现在的表情。

在这一瞬间,索隆觉得自己的气都消了,这架,看来是吵不下去了。

山治深吸一口气,大概还念着眼前的绿藻是个病人,不想和一个病人争长短。他爬上床,往旁边让出了一个位置,说:“算了,老子好心,不跟一个病人计较。”他不管索隆懂没懂他的意思,自顾自地躺下,“我要睡了,不要吵我。”

不懂就是傻子。

索隆自认自己只是不记得事情,绝对不是个傻子。他干脆地爬上床,发现了放在边上的另一个枕头。他在山治的旁边躺下,顺手扯过一半的被子,动作一气呵成,完全没给山治反应的机会。

山治踹了索隆一脚:“白痴,你不会回去拿你的被子。”

索隆一点也不害躁:“我是病人。”

得,记忆没回来,倒是先抓住山治心软的弱点。山治气得想把人再次踹下去,但人是自己放上来的,自作孽,只能自己受着了。他干脆当身边的人不存在,翻身背对索隆。

倒是索隆不放过他了:“喂,圈圈眉。”

“干什么?”

“我以前真不睡这里?”

“我说了,这是我的房间。”

“可我觉得这里才是我睡的地方。”

“你记错了。”

山治的话一听就是敷衍,索隆一点都不相信。他知道自己失忆了,所以他不相信自己的记忆。可是,身体的记忆却是真实的。如果说山治说的话是真的,那为什么他的身体会有这样的反应呢?

索隆不由自主地翻过身,面对着山治的背影。他们同盖一床被子,彼此之间没有隔阂。他甚至不需要伸直手,就能碰触到山治的身体。

索隆觉得思绪有些混乱:“喂,圈圈眉。”

山治意识模糊地哼了一声:“嗯?”

“我们以前,是什么关系?”

评论(12)
热度(161)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咕咕精老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