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鸡吊车尾同人写手,六年级文笔,清水年更选手,坑超多,慎慎慎

【光时】宿醉醒来发现和前男友躺在同一张床上(6)

※ 时光代理人,无超能力普通人,破镜重圆轻喜剧,随便写写

※ OOC OOC OOC,老套狗血傻白不甜,最重要的事情说N遍

※ 复健,更得很慢,没有大纲,狗血文笔差,看之前请慎重

※ 入坑前请看置顶,嗨越来越狗血&唠叨了


***


6.

 

乔苓出手,解决了陆光房子的问题,陆光总算结束了漂泊的酒店生活。

知道陆光要添置家具,乔苓自告奋勇,申请当临时司机和向导,说要带着陆光买到合适的家具。陆光本来不想麻烦乔苓,可扛不住乔苓的坚持和热情,只能点头同意。

搬家的第一步,自然是看房。

乔苓约好陆光时间,让陆光自己过去,她会提前在房子里等着,给陆光开门。陆光依着约定的时间到达出租屋楼下,停在门口,突然觉得自己迈不出脚步。

这里的一切还是跟他离开前一样,老城区十年如一日的安静与市井,除了附近小商店的改变,两三年的光阴,对这里而言,不过是弹指一瞬。陆光环顾四周,这里还是他熟悉的模样,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

但也只是仿佛而已。

陆光很清楚,走进这扇门,里面的一切都已经天翻地覆。当年他走出这扇门,就没想过还会有回来的一天——心底里他希望有机会,可主动权并不在他的手上。

陆光叹了口气,没想到,兜兜转转,他还是重新站在了这扇门面前。

楼上等着的乔苓刚好看见在楼下驻足的陆光,她朝陆光扬手,喊道:“陆光,快上来。”

陆光闻声望去,也向乔苓挥挥手。他深吸一口气,重拾心情,跨步走进了这一幢让他心情复杂的楼宇中。

乔苓家的单位楼层不高,老城区的老房子,谈不上什么配套,但胜在位置够好,在市中心,交通方便,生活资料一应俱全。瑕不掩瑜,在出租市场一样能租出一个好价钱。本来以陆光的预算是租不到这个位置的,所以这一次也是托了乔苓的福。

乔苓预先为陆光开了门,上了楼,陆光就看见乔苓站在门口迎接他。乔苓招呼陆光,让他赶紧进屋。

也许是阳光太明媚,陆光进了屋,恍然觉得自己回到了两年前,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映入眼帘的,仿佛是窝在沙发上打游戏的程小时,以及恰好来消磨时间的乔苓。

陆光眨眨眼,再看过去时,程小时已经不见了,以往的布置也消失了。只有乔苓还在视线中,笑着从阳台走出来迎接他。

陆光向乔苓点点头:“乔苓姐。”

“很久没回来,是不是觉得这里变了?”乔苓笑靥如花,“程小时搬走以后,我给这里稍微翻修了一下,这样好出租。”

陆光在房子里走了一圈。

确实,以前一些经常被程小时吐槽的地方都已经整修好了,房间的格局没有太大的变化,家具换一换就能直接入住。陆光一边看,一边盘算这次要买的家具。下午买完,这一周内把屋子搞好,他就能轻松好多。

“怎么样,还不错吧。”乔苓跟在陆光身后,“之前的租客要不是换城市了,估计我还不能租给你呢。”

“嗯,都很好,谢谢你,乔苓姐。”

“我们都这么熟了,别客气。”乔苓说着,把陆光带去主卧,“这个房间是主卧,我重新刷过一边墙,比你以前睡的次卧要亮很多。”

“嗯。”

这房间,以前是属于程小时的。那时候陆光并不在意自己睡哪个房间,反正不管怎么样,最后不是程小时搬到他房间,就是他搬到程小时房间。说搬也不会真的搬,毕竟乔苓时不时会上来玩。为了瞒着乔苓他们的关系,就算是做做样子,他们也会做出分开睡的假象。

眼看陆光定定地站在门口,一言不发,乔苓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了话。她站在陆光身旁,问:“陆光,真的不告诉程小时吗?”

陆光望着乔苓:“说不说都一样,他迟早会知道。”

陆光心里其实也没底,他回来的时候想过,如果程小时再见到他,会有什么样的表现?陆光其实假设过很多种情形,他想过程小时冷漠、想过程小时平静,可没想过,程小时见到他,会是那个模样——惊慌,还有些恐惧。

惊慌他能理解,但是恐惧……陆光不明白,为什么程小时会怕他。

乔苓心里也明白,不管自己说不说,程小时迟早会知道。她也不怕程小时会怪她向陆光伸出援手,就那天晚上程小时的反应,她觉得,就算这两人不能回复到以前的亲密,也不该变成陌路人。感情确实不可勉强,但是不能成为情侣,还不能成为普通朋友了?

她想着,干脆向陆光提议:“陆光,等这里都布置好了,我们在这里聚会吧。”

“嗯?”

“叫上珊珊和董易,还有……程小时,我们5个人一起聚一聚,算是我们给你接风。”

陆光摇摇头:“接风的话,乔苓姐你已经接过了。”

“那怎么算,那只是我个人的。”乔苓说,“好不容易你回来了,我们这些老朋友一定要聚在一起欢迎你回来才行。你是我们的朋友,说什么也不能忽略了你。”

“乔苓姐,我……”

“就这么说定了。”乔苓打断陆光的话,断了他拒绝的机会,“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去家具城吧,早点把家具定下来,你才能早点搬进来。天天住酒店也不是事,那花费太高了。”

说着,乔苓推着陆光离开了房子,领着人往家具城去。

 

在乔苓的强烈要求下,陆光没有成功夺得方向盘,只能坐在副驾驶位上。

这座城市变化不大,可见的变化就是路上的车多了,行人也多了。陆光望着已经变得陌生的城市,一直悬着的一颗心终于一点点落地,变得扎实起来。

在外漂泊两年,总算是回来了。

他总想着这里的人过得怎么样,也想过要回来,只是他找不到一个回来的理由。现在回来了,人也觉得踏实了。就算人情不复过往,总归是在自己的故土上,也比他乡要好得多。

乔苓一边听着导航,一边向陆光介绍他们路过的地方的变化。一路上过来,陆光已经比上车前要更加了解这座城市的变化。乔苓似乎是有意的,话题总是躲着程小时不说,生怕说了这个名字会惹陆光不痛快。然而,她的生活里大大小小的事都有程小时的身影,想要避开着实不易。

所以,在乔苓第三次提起徐珊珊和董易之间的故事时,陆光终于忍不住,开口打断乔苓:“乔苓姐……”

“欸?”

他说:“你可以不用这么拘谨。”

“拘谨?我没有呀。”

意料之中的否认,陆光看向乔苓:“你不用避开程小时不谈,我们只是分手了,不是绝交了。”

乔苓心道,可你们这分手看起来跟绝交也没什么区别。

“这……”乔苓叹了口气,“我这不是怕你尴尬嘛。”

“不至于,我可以把程小时当成普通朋友相处。”陆光转过头,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街景。他自信可以做到,只是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做到。

乔苓无奈:“我说你和程小时,为什么会弄成这样呢?那天我去问程小时,他反应很激动。陆光,你和他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觉得程小时和你对这件事的认知不一致,你们好好聊一次,解释清楚,说不定还有转圜的余地呢?”

陆光听了乔苓的话一怔:“你问过他了?”

“嗯……”乔苓有些心虚,毕竟她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去问的程小时。后来她反思了,觉得自己的态度也不好,说是去问清楚程小时,气势倒像是在逼问和责怪。现在她有些懊恼,程小时这几天也没跟她联系,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气了。想罢,乔苓只能向陆光道歉:“对不起啊,陆光。我那时脑子不清醒,情绪一上头就去问程小时了。我知道我不应该多管闲事,我以后一定想清楚了再行动。”

陆光沉默了一会儿,问:“他说什么了?”

“他没说什么,只是问我有没有从你这里听到你们分手的理由。”

陆光皱了皱眉:“理由?”

“嗯。”乔苓点头,“听起来,程小时还是对你们分手这件事耿耿于怀。”

“怎么会……”

听到陆光的自言自语,乔苓心里有些急了。她急忙找了个地方,在路边停下车,转向陆光:“陆光,你们当初为什么会分手啊?”

陆光凝视着乔苓,眼中的光在听到乔苓的问题后渐渐熄灭。他别过头,说:“因为程小时的妈妈。”

乔苓大惊:“什么?”

“在我们分手前,程小时自己对我说的。”陆光深吸一口气,“他想和他妈妈一起走。”

评论(13)
热度(402)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咕咕精老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