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鸡吊车尾同人写手,六年级文笔,清水年更选手,坑超多,慎慎慎

【光时】宿醉醒来发现和前男友躺在同一张床上(7)

※ 时光代理人,无超能力普通人,破镜重圆轻喜剧,随便写写

※ OOC OOC OOC,老套狗血傻白不甜,最重要的事情说N遍

※ 请忽略文中的一些不合逻辑的设定,像是抚养权什么的,那不重要

※ 复健艰难,文笔幼稚,多多包涵


***


7.

 

每天下班回家,程小时有两个选择——坐一站地铁,或者步行20分钟。

这是现在的住处最大的好处,离公司近。虽然租金比乔苓那要高,但他不用担心加班太晚没有公交车或者地铁回家只能打车,省下的车费积少成多,一年半载下来数目也不可小觑。

他现在的工资不算低,比起刚毕业时,生活还是要舒适不少。但高工资伴随的就是高压工作,加班是家常便饭,回家基本只为了睡觉。乔苓对他的工作颇有怨言,总是时不时就来几个电话,看看需不需要给他喊救护车。

所以,当程小时在下班后接到乔苓的电话,他一点也不意外。他看着手机上闪烁的名字,心里一阵暖意。他当然知道,乔苓整天在他耳边唠唠叨叨,不过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关心她。所以,就算平日她再怎么吐槽乔苓,心里总是感谢乔苓的。

程小时接听电话,语调轻快:“又怎么了,包租婆?”

那一头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维持一片沉默。程小时有些疑惑,又问了句:“乔苓?”

“……是我。”

那头传来了另一把声音,不是乔苓的。程小时脚步一顿,顿时停在了路上。突然的停下差点刹停了跟在他身后的自行车,骑车人堪堪避过程小时,惊魂未定地瞪了程小时一眼。

这些程小时都没有注意到。

电话里头的声音他认识——他必然认识,绝不可能认错——他皱起眉头,再开口时,语气几近冷漠:“为什么是你?乔苓呢?”

“她和我在一起。”陆光回头看了眼正在客厅帮忙指挥家具搬运工的乔苓,说。“我借了她的电话。”

程小时想问他为什么要用乔苓的手机,话没问出来就想起来,自己老早前就把陆光的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了,能联系上自己才有鬼。

不过,就算没有拉黑,程小时想,他大概也不会理会陆光的所有联系。

程小时冷哼一声:“有什么事?”

程小时的反应在陆光的意料之中,他冷静地说:“有件事我想和你谈谈,你周末有时间吗?”

“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程小时毫不犹豫地拒绝,“周末我很忙,节目很多。”

“我想见面说。”陆光完全不吃程小时这一套,“乔苓姐跟我说,你这个周末有时间,她约了你。”

陆光一句话,把程小时后面的话都堵死了。

他就应该想到,乔苓都能把手机借给陆光给自己打电话了,必然已经把自己的行动全都告诉了陆光。程小时也是没脾气了,敢情一个从国外回来的老朋友比自己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还重要?

程小时气不打一处来,何必呢,既然乔苓已经知道他们以前的关系,又何必费尽心思给陆光制造和自己见面的机会呢。乔苓明明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性格的人,为什么还要不遗余力地撮合他们两个人?

一时之间,程小时觉得非常无力。他捏紧手机,抿了抿唇,闭上眼,说:“陆光,我和你没有见面的必要。”

“我有。”陆光语气坚决,“程小时,不论你怎么想,有些事情我都想当面和你说清楚。我并不是想挽回,但是,如果我们之间真的有什么误会的话,我希望我们可以解开。”他不打算给程小时拒绝的机会,又说:“周六,下午三点,我在以前那里等你。”

程小时昂起头,深吸一口气。他沉默了很久,脑海里闪回的,是过往的许多片段。最后,他终于退了一步:“好。还有没有别的事?”

“有。”陆光快速接下话,“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不……”

“程小时,万一你回头还想拒绝我,总要有个渠道。”程小时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轻笑声,“别忘了,现在我是借用乔苓姐的手机。”

程小时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好。”

电话那头隐隐约约传来乔苓的声音,她和陆光似乎在说话,但说的是什么程小时听不清。没过多久,电话就换了人,回到了它原来的主人的手上:“程小时。”

“乔苓。”听到乔苓的声音,程小时只觉得一口气无处撒,“乔苓,我和陆光的事,你不要管。”

“不是我想管,只是我看不得陆光的样子。”乔苓的语气中带着责怪,“程小时,你老老实实跟我说。”

“什么?”

“你妈妈是不是回来找过你?”

乔苓的话宛如一道惊雷劈在了程小时的心上,他忽然慌乱起来,话语也变得结结巴巴:“没,没有,你听谁说的?”

“真没有?程小时你别骗我,两年前我就觉得你有些不妥。我以为是因为陆光离开了,现在看来,还另有故事。”

两年前……两年前,程小时反应过来,才知道乔苓说的是什么时候的事:“你说两年前?”

“不然呢?”乔苓反问,安静了那么一两秒,她忽然敏感地意识到什么,“难道这两年里你们还见过?”

“……”

没有得到程小时的回答,乔苓也能猜出个七八十。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程小时,你妈妈回来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们没见过几次。”程小时知道自己瞒不住了,只能如实告知,“两年前是第一次见,后来,也就见过一两次而已。”

“她回来找你做什么?”提起程小时的家人,乔苓的语气就变得刻薄起来,“把你丢在这里一个人生活这么多年,现在你长大了,不需要别人抚养了,才想起自己还有个小孩要回来找吗?”

对程小时的父母,乔苓可以说是一点好感也没有。乔苓记得,程小时的父母离开时,程小时不过是个刚上小学的小屁孩。她只比程小时大几个月,上学还是同一届。那天她和程小时一起放学回家还好好的,到了晚上接近深夜,程小时一个人来拍她家门,哭着说找不到爸爸妈妈。乔爸爸乔妈妈帮忙联系了也联系不上,他们担心程小时一个人在家有危险,就让程小时暂时在自己家里住下。

没想到,从此以后,程小时的父母再也没有出现过。有的,只有一封轻飘飘的法院信件,和每月按时打到程小时账户上的钱。

那封信写的是什么,乔苓不知道,唯二知道的乔爸爸乔妈妈为了保护程小时的尊严,谁也没提过。他们只是让程小时安心住在他们家里,把程小时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直到程小时上了大学,住了校,认识了陆光。

程小时沉默不语,乔苓也不好再说什么。她知道,亲生父母二字对程小时意味着什么,那是他一直求而不得的东西,是不论乔家父母对他再好也无法填补的缺陷。所以,当陆光对她说,程小时遇到了他的亲生母亲时,乔苓完全能够理解陆光的心情。不论他们两人中的谁,都无法与程小时心中一直记挂的父母相比拟。

“程小时,你和陆光需要好好聊聊。”乔苓说,“不一定要和好如初,但是,如果连解开误会的机会都不给陆光,你对陆光未免太残忍了。”

程小时摇摇头,虽然他知道乔苓看不到:“我和他之间的事,和我父母没有关系。”

“但你不能一直逃避下去,不管怎么说,只有解开了这个结,你才能继续走下去。”

“乔苓……”

“程小时,你听我的,不要再跟自己较劲了。”乔苓放轻声音,柔声道,“你把自己逼得太紧了,你需要慢下来。给自己一个机会吧,不一样要有什么结果,只要能让自己放轻松,就比什么都重要。”

程小时听了,昂起了头。一瞬间,许多事情忽然涌入他的脑海,说不清的情绪漫上他的心头。他握紧了拳。良久,他才听到自己的声音:“好。”


tbc

评论(16)
热度(479)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咕咕精老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