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鸡吊车尾同人写手,六年级文笔,清水年更选手,坑超多,慎慎慎

【光时】宿醉醒来发现和前男友躺在同一张床上(9)

※ 时光代理人,无超能力普通人,破镜重圆轻喜剧,随便写写

※ OOC OOC OOC,老套狗血傻白不甜,最重要的事情说N遍

※ 加班告一段落,复建一下,先更一半……


***


9.

 

所谓老地方,其实是当年他们在一起时经常去的小饮品店。那时候他们约出去之前,都喜欢在这家店里买两杯奶茶。以前店面还挺小的,只有几个座位。陆光回来后有意去找,意外发现店铺还在,还扩张成了一家小简餐店。

陆光到达的时候程小时还没到,他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点了一杯咖啡一杯奶茶。以前在国内时,他会陪着程小时喝奶茶。到了奶茶文化不发达的国外,陆光只能转向咖啡。两年下来,咖啡成了陆光不可缺少的“良药”。

程小时如约而至。

店里的客人不多,程小时很容易就能找到陆光。那家伙一头惹眼的头发,要不是面孔看着不像十几岁的小鬼头,可能会直接被误认为是个不良少年。

以前也不是没有被误认过,反正在程小时的记忆里,光是在这家店,陆光就被误认过四五次。谁能想到,顶着一头不良头发的,实则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成绩好到连发色都能让学校只眼开只眼闭。

程小时还站在门口,不小心就陷入了从前的回忆。陆光抬起头,看见站在门口的程小时,向对方挥挥手。

这时候,程小时只能往前走。

他在陆光面前落座,桌上已经放着一杯奶茶。陆光把奶茶推到程小时面前,说:“不知道你习惯喝哪一种,点了招牌。口味先按着你以前的点,少冰少糖,可以吗?”

程小时点点头:“可以,谢谢。”

现在的奶茶花样多,和他们念书的时候很不一样。程小时其实戒了奶茶很久了,比起奶茶,现在他更喜欢纯粹的中式茶。也可能是因为商务跑多了,老板们除了喜欢摸酒杯谈话,也喜欢摸茶杯聊天。为了和客户有点共同话题,程小时下了点工夫去研究茶,一来二去,也喜欢上了喝茶。

可他还是没有拒绝陆光的好意,一是不想让陆光扫兴,二是没有必要。

反正以后注定只是陌生人,何必把关系搞得更僵?

“你……”

“你……”

相顾无言片刻,两人又同时开口。陆光笑了笑,说:“你先说。”

程小时摇摇头,说:“没什么,我也只是想问问你,要跟我说的是什么?”

说什么呢?

陆光突然发觉,从见到程小时那一刻开始,他好像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他别过脸,有些尴尬地轻咳两声。他没有直接入题,反而选择了一个狗血老套的开场白:“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程小时听了,愣了愣,下一秒就笑出了声:“我看起来像过得不好吗?”

陆光顺着程小时的话,上下打量面前的人。说过得好,倒是不假,程小时模样看起来成熟了,衣装也开始讲究起来,颇有质感,目光,确实也比以前坚毅了许多。只是,陆光想起了那一天晚上醉得一塌糊涂的程小时,嘴里迷迷糊糊地喊着他的名字。他忽然不知道,程小时过得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乔苓姐说,你换了工作,搬了出去。”

程小时目光飘忽,焦点没在陆光身上停留超过三秒,嘀咕起来:“换工作,搬家,多正常的事。乔苓只是反应过激,我都这么大了,连这点自由都没有吗?”

“乔苓姐只是关心你。”

“我知道。”程小时说,“她想什么都是为我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靠她。”

陆光听了只是笑:“以前你都靠她,现在你有没有想过换一个人靠靠?”

“有啊。”程小时这一回倒是不虚了,直视陆光,“我啊。”他笑起来,勾起的嘴角有几分当年的影子,自信又阳关:“靠自己才是最靠谱的,毕竟,谁都有可能离开你。”

这话就是一棒子敲在陆光的头上。尽管陆光知道程小时不完全是在说自己,但他也很清楚,在程小时心里,他就是第二个抛开程小时走掉的人。对于程小时而言,父母的抛弃是第一道伤,而陆光的离开,是在这道伤疤上再划一刀。

可是,陆光心里也委屈。程小时当着他的面,说的想家人,想和他母亲一起。陆光清楚得很,在程小时心里,家人永远是第一位的。和他的家人硬碰硬,自己只能输得一败涂地。

评论(6)
热度(221)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咕咕精老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