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鸡吊车尾同人写手,六年级文笔,清水年更选手,坑超多,慎慎慎

【光时】宿醉醒来发现和前男友躺在同一张床上(8)

※ 时光代理人,无超能力普通人,破镜重圆轻喜剧,随便写写

※ OOC OOC OOC,老套狗血傻白不甜,最重要的事情说N遍

※ 水一段更新……胡言乱语,不知所云


***


8.

 

程小时从来没有主动和陆光说过自己家的事。

对于自己家的这些事,程小时始终是带着自卑感。父母离开得无声无息,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爸妈丢下。小时候的他什么都不懂,那一封信不过是一份对他而言无关紧要的通知,以及随着信件而来的银行卡——他的父母离婚了,他被判给了他的爸爸,然后他再也没见过那个人。

陆光知道他住在乔苓家里后,不是没有疑惑。但程小时什么也没有解释,陆光也不追问。事实上,即便他想解释,也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说自己被父母抛弃了?还是说自己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哪一句都不合适,索性什么都不说。

 

直至今天,程小时都不能确定陆光对他家的事情究竟知道多少。他不说,乔苓也不会说。某种程度上,乔苓甚至比程小时更讨厌程家夫妇。也许是因为小时候,她碰见过太多次程小时强忍眼泪的时刻,又或许是从小被乔家父母对程小时欲言又止又满是怜悯的情绪所感染,她总是主动地站在程小时的面前,努力护着他不让他遭受太多的恶意。即便不能完全挡去,但她也愿意为程小时分担一半。

成年人只会用怜悯的目光注视程小时,但小孩子不会。最纯粹的恶意,往往诞生于小孩子之中。在小孩子的眼里,程小时是个没爹没娘的异类——情况或许更糟,毕竟程小时是被丢掉的——他们的父母用程小时做反面教材吓唬这些小孩:看见没有,再调皮我就把你丢掉,像那个小孩的爸爸妈妈一样。

哦~小孩子们恍然大悟,原来那家伙被他爸爸妈妈丢掉了。

那是程小时最不愿意回忆的一段日子,他失去了父母,他被同学嘲笑,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了那些不认识的家长口中的“坏孩子”。即便老师处处关照他,对程小时而言也不过是杯水车薪。同龄人的恶意汹涌滔天,嘲笑的声音不绝于耳,在他忍无可忍几乎要崩溃的时候,是乔苓救了他。

在他被小孩围着嘲笑攻击时,乔苓挺身而出,不顾纪律,直接拿着扫帚,把为首的男生打得抱头乱窜。她一直追打,直到有同学找来了老师,才算制止了乔苓。

老师喝止了乔苓,赶忙上去看被打的学生怎么样。那个学生长得高高壮壮的,没想到会被一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女生直接追着打,吓得连哭都没有声音。乔苓一个小女生,本来就没多大的力气,而且还有意识收着打,倒也没怎么伤到那个同学。

但是学生打架,还是“持械”打架这事,足够惊动校长和家长。

对方家长一个劲地嚷着要去验伤,要让乔家父母和学校负全责,还说要去找媒体,要到教育局投诉,一副势要让学校和乔苓吃不了兜着走的态度。

乔苓倒是硬气得很,就不认错,站在校长和对方家长面前,就说了一句:“如果他再欺负程小时,我还揍他。”

这一场闹剧,自然是以乔家父母赔偿道歉告终。义务教育不能开除学生,老师也了解实情,自知理亏,所以乔苓除了挨了一顿批,也没受什么委屈。倒是经此一役,乔苓一战成名,被她护在身后的程小时,确实没有再被人欺负过。

直到现在。

他能够无风无浪自由成长至今,是乔家给他创造了一个温暖的港湾。乔家父母将他视如己出,乔苓把他当成亲弟弟一样保护着。这么多年来,程小时经历的重重,乔苓看在眼里。所以,她甚至比程小时都要厌恶程家夫妇。而程小时,谈不上恨不恨,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有恨,也淡了。

 

然而在再次面对被抛弃又重遇陆光后,程小时醒悟了。

他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了,变强大了,能够反过来保护乔苓,孝顺乔家父母了。可是到今天,他发现,他还是那个被乔苓护在身后的小屁孩。没有乔苓,他可能根本没有办法面对陆光。

 

把陆光从黑名单里放出来这个承诺,程小时第二天才兑现。

把陆光从微信黑名单里删除后,没多久,他就收到了陆光的好友申请。他皱着眉,看着那个万年不变的头像和名字,心情复杂地通过了好友申请。

通过的一瞬间程小时忽然觉得很紧张,对话框里跳出的常规的系统提示也让程小时心下一跳。他以为陆光会马上给他发来一条信息,也许只是客套话,但这个想像也已经让他开始觉得紧张。

但是没有。

一直到那天晚上,程小时都没有收到一条来自于陆光的信息。他松了一口气,又有些自嘲,凭什么觉得对方会给自己发信息?他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加微信只是为了有事联系。

况且,这个联系的主动权,陆光给了他。

程小时觉得,自己跟陆光没什么可说的,更不可能主动联系。所以这个微信,加了也是白加,不过是好友列表里多了一个僵尸好友。

但即使程小时能做到不联系,但挡不住他心痒,还是点开了陆光的朋友圈。里面干干净净,留给程小时的只有一句话,朋友仅显示最近一个月的朋友圈。

意料之中,程小时丢开手机。以前陆光就是这样,一个月也发不了一条朋友圈。他的朋友圈大部分都是公众号文章分享,其中90%的分享都是程小时逼的。那时候程小时在学着运营新媒体,搞了个个人公众号,有事没事就发一两篇胡言乱语的文章。

程小时喜欢没事叨叨几句,陆光则不是一个喜欢分享的人。有时候程小时会教育陆光,遇到事情适当分享出来会舒服一些,也可以让别人引以为鉴。陆光对此嗤之以鼻,针不扎到肉不知道疼,从来没有什么感同身受。

那时候程小时觉得陆光太装,现在,他却有点明白陆光。

当他在社会大学里闯荡了以后,他也学会了像陆光一样,隐藏起自己的想法与情绪。这是他保护自己的方式。

 

以往的周五,都是在期盼周末中变得度日如年。而这个周五,程小时只觉得眨个眼,就从上午上班直接跳到下午下班。

时间走的太快,他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就过了一天。

乔苓后来也有联系他,但没有提陆光。她只是约定了程小时下个周末的时间,让他把时间留出来,不能约人也不能加班。乔大小姐行事总是风风火火,程小时早就习惯,向来只会顺从不能拒绝。

当程小时以为今天会无波无澜过去时,在他踏出办公室后,他收到了陆光第一条微信。

“提醒,明天下午3点,老地方。”

程小时想装作没看到,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幸亏微信没有已读提示,他淡定地删除了陆光的微信聊天框,把手机丢回包里,当什么也没收到过。

但他不打算爽约。

他已经做好了打算,这一次见完陆光,就了结一切吧。从此桥归桥,路归路,重新醒来就当梦一场,什么都没发生。

就算所有人都离开了,他也一样,可以继续独自生存下去。


tbc

评论(6)
热度(310)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咕咕精老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