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鸡吊车尾同人写手,六年级文笔,清水年更选手,坑超多,慎慎慎

【光时】宿醉醒来发现和前男友躺在同一张床上(3)

※ 时光代理人,无超能力普通人,破镜重圆轻喜剧,随便写写

※ OOC OOC OOC,老套狗血傻白不甜,最重要的事情说N遍

※ 复健,更得很慢,没有大纲,狗血文笔差,看之前请慎重

※ 入坑前请看置顶,既然官方刀,那我也能刀……


***



  程小时没真的把乔苓丢在后头自己走,他只是快步走到电梯间,确定这个位置离房间够远了,才渐渐放松下来。

  

  程小时看起来没心没肺,吊儿郎当,有时候他也真觉得这就是自己的模样。可是,如果说真有什么是他藏在心底轻易触不得的东西,可能有三:一是乔苓,这个把他当成家人,一直陪伴身边的青梅竹马;一是那一对从他幼年就抛弃他离开再不露面的双亲;还有一个,可能就是陆光。

  乔苓让他触到了生活的真实,双亲是他不愿提起的过去,而陆光……

  很难说明白陆光对程小时而言究竟代表什么,他不是天天陪伴在左右的乔苓,也不是让他从失望到无望的双亲。陆光曾经陪伴了他很长一段时间,给了他乔苓无法给予的感情与体验。在一起时,他没想过地久天长,他做好了所有人都会离开他的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当陆光真的要离开他时,他所有的准备都成了无用功。

  

  乔苓急急忙忙追上来:“程小时。”

  “可以走了吧,包租婆。”他看见乔苓,伸手按了电梯。不管怎么说,现在,他是一秒都不想再在这里逗留。

  “嗯。”乔苓看着程小时,有些疑惑,“程小时你怎么了?怎么感觉你气鼓鼓的?”

  “我才没生气。”

  “是吗?”

  电梯到达,两人走进电梯。眼看电梯门关上,乔苓望着一层层减少的数字,颇有些可惜道:“这么久没见陆光,他又帮了这么大一个忙,我们应该要请他吃饭感谢他一下。”

  程小时哼了一声:“要请你自己请。”

  乔苓皱了皱眉,程小时这语气她见怪不怪,但对象是陆光,这让她有些错愕。在她印象中,程小时和陆光的关系非常好,他们认识十年,又做过好一段时间的室友。程小时的朋友看似挺多,但要说很好的朋友,乔苓掰着手指头,也只能数出三个人——她自己,徐珊珊,以及陆光。

  然而看程小时现在对陆光的态度,完全没有旧友重逢的感觉,反倒像是……仇人相见?

  乔苓猛地摇摇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程小时不说,陆光是绝对不会做出激怒程小时的事情——反正她没有见过。但是程小时的态度着实让她心里堵得慌,她瞥了眼身边人,小心翼翼地问:“程小时。”

  “嗯?”

  “你和陆光,怎么了?”

  

  等陆光退房离开,已经是程小时离开两个小时后的事。

  这一次他回来,是打算常住下去。在国外的时候,他参与了一些项目,在业内混了点小名气。项目结束后,就有国内的公司向他抛出橄榄枝,邀请他回来开拓事业。陆光本来在好几家公司之间考虑,后来是看到了现在这家公司的地址,才决定回来。

  这个公司在业内评价不错,但不是陆光的最优选。陆光选择这里的一个理由,是城市——这家公司,与程小时在同一个城市里。

  他说不出自己是为程小时回来的话,毕竟他本就有回国的打算。但程小时是他回来的原因之一,这话陆光骗不了自己。他在国外的两年算不得快乐,直到现在,他也没觉得他的生活快乐在哪里。一个人的生活非常平淡且安静,少了一个人在身边喧哗,连空气似乎都是静止的。可陆光也并不觉得自己的生活不快乐,只是他所认知的快乐,很多都是程小时给他的。

  陆光刚刚回国,谁也没联系。他到公司去走了一圈,纯做报到。公司倒是人性化,考虑到已经是月底,就让陆光先休息一周,等下个月月初再入职。趁着这一周的时间,让陆光找找房子,处理一下个人事务。就算他对生活再随意,找房子一事也随意不得。所以现在,还没找到房子的陆光依然住在酒店里。他从这家酒店离开,不过就是回到另一家酒店里面。

  他还没想好如何与程小时相见,所以他没打算马上去找程小时。他们之间还有很多数不清理还乱的牵绊,远不是一次两次促膝长谈就能解决的事情。何况,程小时压根不是能坐下来好好说话的人。更重要的是,在陆光心里,是程小时要分开的。作为被甩的人,回来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前任,这种事情太丢人了,他陆光做不出来。

  他回到自己租住的酒店,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

  

  有件事他没有说,对程小时也好,对乔苓也好,他都没有说。

  昨晚的事情,其实不完全是意外。

  

  昨晚乔苓在酒吧门口拍了张照片,发了个朋友圈。

  陆光一直保留着他的电话号码和微信,一是因为联系方式都维系在这个号码上,丢了会很麻烦;二是因为,他私心里还是希望能得知一些关于程小时的事情。

  程小时不怎么发朋友圈,或者说完全不发——陆光也有理由相信程小时把他屏蔽了或拉黑了——所以陆光想要知道程小时的消息,更多的要靠乔苓和徐珊珊。所幸两个女生几乎把朋友圈当日记本,衣食住行几乎都会发一遍,信息丰富得不得了。程小时偶尔就会出现在他们的朋友圈里,大部分时间是被迫合影,或者是偷拍。每当陆光看到的时候,总有一种错觉,仿佛是乔苓她们为了让自己看到才会让程小时以各种姿态出现在自己的朋友圈里。但是这个念头稍纵即逝,陆光自知不可能——他和程小时在一起五年,一直都是地下恋,压根没让乔苓和徐珊珊知道。

  昨晚乔苓的朋友圈,并没有出现程小时。陆光会去那里,完全就是碰运气,或者说,去乔苓面前晃荡一下,让乔苓知道自己回来了。只要乔苓知道了,以她的性格,程小时一定会很快知道。

  没想到,这一去,就真的遇上了程小时。

  

  陆光躺在沙发上,脑袋有些昏昏沉沉。

  昨晚他照顾程小时到深夜,一直没睡好。喝醉后的程小时很是闹腾,这是陆光完全不知道的一面。以前程小时很少喝酒,就算喝了,有自己在身边,也绝对不会让他喝断片。只要不大醉,不贪杯,陆光总是由着他喝。喝了酒的程小时会变得很大胆,会挑衅他,有时候甚至会把他压在床上亲,但多数时候都会被他镇压回来。第二天睡醒会埋怨他是“禽兽”,连喝醉的都不放过,仿佛先动手的不是自己一样。

  但是昨晚的程小时没有。

  烂醉的人是想不起那档子事的,面对一个烂醉的人,陆光也没有那个心情。他只是认命地帮醉鬼扒掉脏衣服,擦拭身体,然后丢到床上让他自生自灭。等陆光把自己也清理干净以后,程小时早就抱着枕头睡得不省人事。

  这是在陆光意料之外的重逢。

  程小时抱着枕头睡得沉,身上还有些淡淡的酒气。这一回陆光也不嫌酒臭,他缓缓凑到程小时的面前,仔细端详程小时的睡颜。

  许久不见,程小时的眼下有淡淡的乌青,不知道是通宵打游戏的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的肤色比从前黑了一些,应该是晒出来的,这也让他变得比从前成熟了不少。如果不是在这样狼狈的时刻,陆光想,程小时可能会以更体面的方式再见自己,毕竟他应该不会想让自己看到他糟糕的一面。

  也不知程小时梦见了什么,嘴里似乎在呢喃着什么。陆光侧过耳朵,屏着呼吸去听,只听到一个名字。

  “……陆光。”

  

  后来?

  后来的事情就是今天刚刚发生的事情了。

  他太累了,甚至来不及品读程小时梦话的含义,就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但他想,也许程小时和自己一样,尽管分开,心里总会给对方留下位置。不管以后如何,这个人曾经陪伴自己走过十年的岁月,总归是与众不同一些。

  陆光这么想着,疲惫一瞬间涌现身体中。他将睡未睡,放置在身旁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把他从昏睡的边缘拉回现实。

  他摸索着拿起手机,发现是一条微信。

  发信人,是乔苓。


tbc

评论(25)
热度(903)
  1. 共2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咕咕精老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