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鸡吊车尾同人写手,六年级文笔,清水年更选手,坑超多,慎慎慎

【光时】宿醉醒来发现和前男友躺在同一张床上(4)

※ 时光代理人,无超能力普通人,破镜重圆轻喜剧,随便写写

※ OOC OOC OOC,老套狗血傻白不甜,最重要的事情说N遍

※ 复健,更得很慢,没有大纲,狗血文笔差,看之前请慎重

※ 入坑前请看置顶,刀就这么说说,后面估计都是流水账了


***


  陆光到达约定的地方时,乔苓已经提前到达了。

  眼看只有自己给陆光接风,乔苓觉得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啊光光,徐珊珊和董易出去玩了,所以来不了。程小时那家伙我喊他了,可是他临时有事要回去加班,所以也没办法来。”

  陆光一点也不介意,说:“没事。”

  “那我们点东西吃吧。”乔苓忙把菜单递过去,“这家店最近新开的,人气旺得很,出品也不错。你出国这么久,会想念家乡菜吧。今晚上你随便点,别跟我客气。”

  陆光把菜单接过,又放回到桌子中间:“乔苓姐,我什么都吃。你熟这里,我听你的。”

  “啊,这样啊。”乔苓悻悻地翻开菜单,又叫来服务员,“那我来点吧。光光,你别嫌弃哈。”

  陆光点点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接到乔苓的信息时,陆光其实也没有太多的惊讶。

  从以前开始,乔苓一直是他和程小时的好朋友。虽然没比他们大多少,但乔苓把他们两人看成是弟弟一样照顾。这次回来,乔苓的态度对他一如既往,没把他当外人看。所以,乔苓给陆光发信息来说要给他接风,这是陆光意料之中的事。

  而程小时缺席……陆光挑了挑眉,程小时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出现?他要是出现了,那估计天要下红雨了。

  

  乔苓很快点好了菜,服务员一走,饭桌陷入了令人窒息的安静。陆光本来就话不多,而乔苓,在两年的失联后,与陆光的谈话也不知应该从何开始。她为陆光续了茶,开始从基础信息关心起来:“光光啊,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

  陆光摇摇头:“不好说。”见乔苓眼中涌上的失望,他继续说,“不过短时间内是不会动了,我接了一个offer,打算回来发展。”

  “是吗?那太好了。”乔苓喜上眉梢,“你现在做的是什么呀?”

  “数据相关的。”

  “是吗?这个我不太懂,不过你能回来发展真是太好了。”

  “嗯,其实回来的时候又想过其他地方。不过我还是熟悉这里,在熟悉的环境比较好开展工作。”

  话题打开了,乔苓就开始刨根问底了。她问了很多,问了陆光在国外的生活,问了他回来后的感受。她也跟陆光说了很多,比如她继承了家里的小商铺,安安稳稳做个小小的老板娘和包租婆;比如这座城市的变化,当年他们散步经过的旧厂房变成了创意园,经常去的饭店倒闭了,让她伤心了好久……一件件一桩桩的小事,鸡毛蒜皮的,倒是生动,也让陆光开始有了些回归的实感。

  菜渐渐上齐,乔苓估计真打算请陆光大吃一顿,点的菜量明显过多。眼看陆光对面前的大餐露出惊讶,乔苓摆摆手说:“光光,你尽管吃,不要怕浪费。吃不完我打包回去给程小时加餐就行。”

  陆光手上的动作顿了顿。

  这话题,最终还是不可避免地提到了程小时。

  也不知道乔苓是不是故意的,刚刚说的那么多话,硬是没有提到一句程小时。尽管她不说,陆光也知道,她说到的很多事情,大多是和程小时一起经历的。但也许是上一次的重逢让乔苓瞧出了些端倪,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她知道她的两个好朋友之间有矛盾,且矛盾不浅。

  乔苓口直心快,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起了程小时。她懊恼地在心里自责了一番,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明知道他们之间有隔阂,怎么还在陆光面前提一嘴?

  却是陆光先开了口:“程小时……你们,这几年应该过得还好吧。”

  听到陆光主动提起程小时,乔苓恨不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的话就挺好,程小时呢,不坏但也不算很好吧。他换了工作以后,收入是挺好的,就是一直很忙,经常顾不上吃饭。要不是我隔三岔五地拎着饭去他家,估计他早饿死了。”

  “我记得你之前说,他做业务的?”

  “对啊,之前老不愿意跑业务,后来换工作倒是主动去找业务岗了。一周有三天都在外面出差,回来后也是忙得脚不点地。唉,之前的工作做得好好的,你走了以后突然就辞职换工作,还搬了出去。我说他,换工作就换工作,何必搬出去住?他就说新公司远,住在附近省时间。”直到现在,乔苓也不太理解程小时的决定,“能有多远,不就远了三站地铁吗?三站地铁的时间总比多1000的房租来得划算吧,我又不会涨他房租。”

  “他出去住了?”

  “对啊,我每次去给他送饭都要开车去,油费都亏了。”

  乔苓还在忿忿不平,陆光的思绪已经跑远了。程小时看来过得不差,工作稳定收入稳定,除了忙没啥毛病。至于搬出乔苓家的公寓,倒也不算是情理之外。那毕竟是曾经和前男友同居的地方,分手以后,估计程小时也不愿意呆在里面——尽管他有数不清的方法,能让陆光痕迹从屋子里消失。

  “对了,光光。”乔苓问,“你现在住哪里呀?你刚回来,房子找好了吗?”

  陆光摇摇头:“还没有,公司让我下个月再入职。我打算趁这段时间去找找房子,现在我还住在酒店里。”

  乔苓皱起眉:“这样啊?那你公司在哪里?”

  陆光说了位置,乔苓一听,高兴地说:“这不就离我家公寓很近吗?你要不来我这住吧,刚好之前你和程小时住的那个房子,房客退租空了一两个月了。你过来住,我不会收你贵租的。”

  陆光愣了愣,没想到乔苓会提出这样的建议。或者说,在乔苓说出来之前,他压根没想过程小时会搬走,所以也没想过求助乔苓。现在乔苓提出的建议,算是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

  但他没有马上答应,他回来本就带着些不可与人说的心思。如果再住进那一套塞满了回忆的房子,虽然已经不是原来的房间了,他也不能确定以后究竟会发生什么。可是,名为“回忆”的过往,悄悄地诱惑着他。他和程小时可能再无可能了,可是一个熟悉的且有回忆的房子,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见陆光脸上仍有迟疑,仿佛生怕陆光不答应,乔苓赶紧说:“上一位租客用过的东西你尽管都丢掉,换你喜欢的上去。然后押金什么的就不用了,我们认识那么久,我相信你。租给你,总比租给其他租客来得省心。”

  尽管让陆光迟疑的都不是乔苓提到的因素,但陆光还是顺着乔苓的话走:“谢谢你,乔苓姐。”

  “这么说……”

  “嗯,我要谢谢你,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这回乔苓可算是真高兴了。陆光愿意接受她的邀请,证明他对自己是不排斥的。虽然他不知道陆光和程小时之间发生了什么——上次在酒店问程小时,那家伙一个字都没吐出来——可她总觉得,产生矛盾大部分原因应该在程小时身上。陆光向来是最让人安心的存在了,怎么会跟程小时起什么争执呢?

  “这可真是太好了,我赶紧告诉徐珊珊和程小时他们。”

  说着,乔苓就要给两人发微信,却被陆光中途拦下:“乔苓姐。”

  “嗯?”

  “程小时,嗯……这事先不要跟程小时说吧。”

  “怎么了?”

  陆光摇摇头,不正面回答乔苓的话:“没什么,就是……”

  陆光一而再,再而三的欲言又止勾起了乔苓的疑惑。这两家伙一直吞吞吐吐,分分合合一个字不说,害她一个人在旁边猜来猜去,总得不到一个确切的真相。吵架就吵架吧,也不是什么大事,可这两个人偏偏都堵着气什么也不说。这两人性格看着南辕北辙,其实骨子里却是十分相似的人。遇到问题想逃避,程小时是顾左右而言他,陆光是直接沉默,反正都是藏在心里。吵架了还跟小学生似的玩冷战,幼稚不幼稚?

  “陆光,你要是不告诉我原因,我现在就告诉程小时。”

  陆光抿唇。他其实也不怕程小时知道,只是怕程小时会觉得他别有用心而已。可是,他和程小时之间的事,始终与乔苓无关。然而无关的乔苓,却是被他们夹在中心,双方不讨好的角色。隐瞒着乔苓什么都不说,却是对乔苓不公平。

  “陆光?”

  “乔苓姐,抱歉。”陆光深吸一口气,“以前我和程小时一直没说,是担心你会不接受这件事。”

  被陆光突然严肃的语气吓到,乔苓也变得有些小心翼翼:“什……什么事?”

  “我和程小时……之前在一起五年,现在已经分手了。”


tbc

评论(21)
热度(837)
  1. 共1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咕咕精老里 | Powered by LOFTER